MyhotBoy同志会所导航

  • 站内搜索


> 精选转载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  • 查看次数:157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11-8

来源:Barbie太郎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空白

十一假期林森选择回家,已经有两年没回家过年,林妈妈加戏说如果再不回来就断绝母子关系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,家乡在这几年变得更加小,似乎一小时就可以走遍全城。

“今天跟妈去逛街吧,你的眼光好,给我挑挑,也给你买一件。小时候你最爱给我建议,连我擦什么颜色的唇膏都好奇。”林妈妈兴致勃勃,准备享受本就像母女关系的母子之情。

林森在床上翻了个身:“我不要,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好逛的,太low。”

“什么咯?去北京几年以为自己不得了了是不是,还看不起老家,别说你现在还没混出什么头脸,就算你有房有车落户北京,又能证明什么?做人别太狂了儿子。”林妈妈说。

“我懒得跟你说,你不懂!”

妈妈不懂林森,林森也不懂这个城市,小时候安于享乐的他似乎已经不在,跟家里的老同学见面也都处处隔膜,不知道为什么男的都挺胸突肚,女的爱家长里短,只好在强颜欢笑后又回到家中。

“你这次回来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找女朋友,今年都26了,你表弟孩子都快出生了,你还不打算打算?”林妈妈终于切中主题,“要是北京不好混就回来,叫你爸托人给你找个工作……”

妈妈说的话林森大概听过一万次,他又开启了自动屏蔽功能。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个年纪,好像还没大学毕业多久就要开始面临各种各样“大人”的生活。有时候看到妈妈老去也觉得心酸,但无论如何不敢出柜,老家的观念这么落后,林森能做的只有拖延,也不知能拖到什么时候。

终于提前三天回到北京,林森又跟姐妹们一起来到夜店玩。新开的funky几乎打败所有老夜店成为新宠,里面却还是那些老面孔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但这一切已经让林森感到乏味,一样的一群人穿着差不多的衣服在夜店里端着酒杯,像被罚站一样永远定在一个点冷眼旁观一切,却不知自己也被人腹诽。无论什么样的夜店都不会打破这个规律。

“这里的音乐也像优衣库,我要走了!”林森对姐妹张乐大喊。

“再陪我待一会儿吧!一点,一点你再走行不行!”张乐去年才来北京,对夜店还有执着。林森看着他,觉得自己像筋疲力尽的安陵容,他不再觉得这一切是好玩的,也无论如何跳不动了。

“算了!别看了,这里都是0!”林森说完就走,不再管张乐。穿过各式各样胡子短发的男人之间,他们的体温不再让林森感到新鲜快乐,反而令他更加厌烦,心里话也愈发刻薄:“女的!这个也是女的!还是女的!恶心,别靠近我!”

正在穿梭中,他遇到了“仇人”小安,小安胖了很多,身边是一群差不多体积的人,原来他入了熊圈。

正打算打个招呼,小安翻了个白眼转身跟别人说话去了。林森耸耸肩,也径直走向出口。外面车水马龙,很多同类在街边抽烟聊天,林森觉得北京是另一个世界,是无论如何都延伸不到家乡的空间,他或许是回不去了。

2013年,很多纯1做了0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空白

林森知道自己长相不差,但过了25岁,也忘记自己曾经想要不劳而获的梦,上海的姐妹说:“想找金主?23岁都已经太老。”

不知道是谁在宣传同性恋的生物钟比女性更紧迫,身边的人都开始紧锣密鼓地保养起来,即便自己还没老化,夜店里的站街妹也已经有更新鲜的面孔,叫人不得不自惭形秽。

27岁,有人叫林森,姐。

在不同的男人家进进出出,又被不同的男人进进出出他自己,似乎有些疲倦。也许是一种原始呼声,林森开始渴望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。

通过工作认识的王阳,一加微信林森就gay达响起,没有直男会这么规律的健身。也叫林森不得不感叹,在家乡如何靠工作认识同性恋?王阳几乎是完美的,身材健硕,工作体面,聊任何话题都能把林森逗笑。

缺点,大概是王阳有男友吧。

但林森全不在乎,王阳男友出差时林森去过他们的家,和自己的合租屋完全不同,这是一个真正的家,由王阳及男友共同买来,宽大舒适,不见一丝多余装饰,二人合照十分显眼地摆在桌角。

“他很好看。”林森端详照片说。

“是,当年是我追的他,我们是大学同学。”一句话已经荡气回肠,但林森知道,人类的爱情不过说来动听罢了,实质千疮百孔,无需细想。

但他还是立即装出一副惊讶状:“哇,十几年,真的不容易。”

王阳笑:“是,不过确实没什么感情了。”

果然,林森心中笑起来,意料之中。

林森是有足够把握打赢这场仗的,无论是年纪外表还是心机,他都自认赢过对方多多,时间他有的是。

王阳也对林森很好,为他在隔壁小区租了间一居室,像其他情侣一样一起去宜家买家具打扮新屋,王阳更毫不避嫌地带他去自己朋友圈子的聚会,林森可以明确感受到天秤正往自己这一边倾斜。

王阳的世界是一个新的,前所未有的高度,林森正一步步顺利攀登,他拥有了第一个Louis Vuitton旅行袋,第一次去日本看樱花,第一次住高级酒店眺望整个城市的风景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这样的高度,似乎有着林森看不清的迷雾。

“宝贝你想过我们的未来吗?”王阳一边看电视一边若无其事地问。

这是林森不太敢触及的话题,他本想循序渐进,没想到王阳这么直接,他也乐得走下这个台阶。让王阳分手这种话总不能自己来说,只答:“我愿意等。”

“同性恋的青春很短,我不想让你等,我有个办法可以维持我们的关系。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拒绝。”王阳还是看着电视,似乎电视节目真的那么吸引,让他移不开目光。

“我什么都同意,只要可以和你在一起!”林森动了真情,他猜测王阳要净身出户,那又有什么所谓,他的薪水总不会丢。

“你搬来我家,我们三个组成一个家庭好不好?我跟他已经说过了,他不介意。你现在也许觉得我疯了,但其实慢慢就会接受,同性恋哪有长久稳固的二人关系,三个人会制造更多新鲜……”

后面的话林森已经听不清,他的头轰鸣,扰乱到听觉,只看到王阳的嘴巴一张一合,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。

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林森才被吴名拉出来重新回到交际场,偶尔还会想起当时自己如何拒绝王阳,如何狼狈地搬家,如何一个人深夜在凌乱简陋的新出租屋哭到嗓子发不出声音。

吴名说:“你一直跟我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够婊,实际上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,有些事你做不出,就得愿赌服输。玩火一次也是个教训,你看你泪沟都垮了。”

林森没有回应,他觉得自己确确实实是和从前不一样了。

2014年,有的同性恋流行“玩很大”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空白

交友软件越来越多,但林森知道,里面是相同的人,也都是0。他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,从媒体出来转行做了公关,经常出差,顺便在不同的城市“吃菜”,很快便习惯这种生活,并不再奢求恋爱。

吴名在青年路天鹅湾买了房子,新居派对所有姐妹都穿白衬衫出席。

“你也搞这一套,好无聊。”林森对这种形式很不屑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妒忌,所以找到一个点来发泄。

“不是我,是张乐组织的,他还小么,喜欢玩。”吴名轻描淡写。

认识多年的姐妹,林森知道吴名家里条件还不错,但没想到可以给他买这么贵的房。虽然还要自己还贷款,但到底和自己拉开一大段距离,林森看他仿佛面带得意之色,忍不住讽刺:“太low只会让人看笑话,何必责任推给乐乐。”

吴名看了看林森,也强忍怒气笑着回嘴:“你又何尝不是一个笑话?”

林森自知造次,整晚都没太讲话。想到自己还在考虑住在哪比较不会被人瞧不起,同龄人却买车买房一路往上爬,那些做金融行业的朋友已经月入四万,林森还为了一点点乙方的油水劳心劳力。

这一年林森搬到四惠远洋天地,一号线又挤又破,每天上下班用uber打车,穿衣用度都要好,还想储蓄,林森觉得北京的生活压得他透不过起来。下班到家已经入夜,小区里万家灯火,脚底像有个栓塞被拔出来一样流失掉所有真气,取而代之的疲倦一股脑涌上来。

他看着高楼中遮挡着半截的月亮,觉得北京之大,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容身之处,想要离开,却也不知道去哪。最后他决定打个车去“大班”做“按摩”,那里的21号总会令他满意。他太累了,累到不想在软件废话半天与陌生人定下一个约,宁愿花钱解决需求。

2015年,有些红人开始“归隐”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空白

到了29岁,林森忽然有点害怕,无论如何,30岁不是一个会被说年轻的年纪。还差一年就到,似乎理应紧张。

他像刚来到北京那两年一样,疯狂约会。午夜梦回觉得幼稚,又休息下来,在这样的反复中嘲笑自己。

跟小野认识是在grindr,94年的小朋友,万般无奈下还是觉得睡一下算了。

“为什么?小孩有小孩的好,有什么好无奈的。”多年不变的,是一直有新的姐妹群共同交流,这里的主题永远是嘴贱和男人。

“北京差不多年纪的几乎都睡过了,要么太好我吃不上,要么太丑不想吃,只好吃刚来的小朋友~”林森分析道。

“我觉得小朋友蛮好的呀,体力好,就是技术一般,但也是可以调教的,而且他们的肉是香的耶,不像老帮菜都馊掉了,真的不懂当年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大叔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你现在好像吃唐僧肉的妖精,那你臭吗老母鸡?”

“拜托,你吃一下就知道了,是不是林森?”

“是还蛮猛,但是老想跟我在一起有点烦,我并不想恋爱。”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小野对林森很好,甚至会在林森家楼下等他下班。林森似乎好久没有被追求过了,追求是一项同性恋已经丧失了的技能,至少在北京,没有人会等你,你有一丝犹疑,那就下一个,软件上的人很多,时间紧迫。

林森有一刹那感动,但在当晚睡过后恢复平淡,他总觉得小野欠缺了一点什么,让他爱不起来。

“我知道,你把我当玩具而已。”他们躺在床上,小野枕着自己的胳膊,“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控制不住喜欢你,你不喜欢我我也会继续喜欢你的。”

林森装睡,他想起以前的自己,谁都笨过,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小朋友犯傻。第二天他就删掉了小野的微信,本想把他当做备胎一直用下去,但昨晚的话让他动了恻隐之心。

几乎没几天,小野就又活跃在软件上,简介改成了非单身,分享自己与新男友的甜蜜状态。林森笑了 ,或许他应该明白,小朋友的爱情很短,三天已算天长地久,不会多为谁停留。

2016年,有些同性恋在交友软件上年纪永远是28岁。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空白

2017年林森30岁大寿,与朋友们共同庆祝,在KTV喝酒唱歌。

人说到了30岁一切自会不同,林森没有感觉,反而去年的惴惴不安显得十分可笑。

姐妹们以为他会痛哭流涕,好戏却没上演,林森只是疯狂唱歌:《舞女》、《好日子》、《爱情的骗子我问你》,极尽母气飞天之能事。

“下面这首歌呢,送给我自己的喜乐中年,”林森学女声说话,“同时呢也告诫姐妹们,无论何时何地,都要想起这首歌,成了老X也不能忘本哦!”

音乐响起,是陈红的《好好工作》。

姐妹们欢呼,林森唱完后大叫:“老娘三十啦!再给他好好做Ji三十年!”

北京同性恋图鉴(下)

又过了几个月,林森就和肖恒同居了。

肖恒36岁,有车房,软件上说自己不混圈,想稳定,长期健身但也没太好的身材,跟大部分普通的同性恋一样。

“你想好了?”吴名与林森下午茶,只有他们两人。到头来最好的朋友也不过是这一个,老姐妹,不计前嫌。

“我不知道,30岁了,总觉得现在还不定下来,以后更难找。我也不会再强烈爱一个人了,对肖恒也不可能,但觉得他是个可以一起过日子的人。”林森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你又不是女的,何苦来。”吴名几乎从没恋爱过,他是另外一个怪胎,两个人对感情的观点南辕北辙。

“你没发现吗?同龄人都渐渐消失了,他们像说好了似的在软件上隐没,我怎么可能不害怕?大家都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了归属,有的甚至代孕做了爸爸,我呢?下班回到家只有那只猫,遇到的牛鬼蛇神除了勾搭的时候能说几句,大部分时间我跟我自己对话,有事我自己扛。”

吴名笑了:“谁不是呢?你也太悲愤,把自己说得太惨了。”

“或许吧,但我真切感受到稳定的必要性,人类一开始就是群居动物,我也不想做异类。”

“拜托,你个同性恋本来就是异类,算了吧,我劝你好好想想,不过你真的能定下心来是最好,我也祝福你。”

“我能,求仁得仁,这次追求安稳我就不会再扯幺蛾子。”林森笃定回答。

半年后的一天,肖恒出差,林森躺在家中玩手机,墙上的时钟发出规律声响。林森打开APP store,正在下载grindr,他忽然想看看。

2017年,大部分同性恋找不到男朋友。

(完)

图|微博@金矿3HB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来源:Barbie太郎



Line
wechat

站长微信

非广告合作请勿添加,不做任何技师与会所推荐!

专注同志spa会所

Line
wechat

Line

非广告合作请勿添加,不做任何技师与会所推荐!

Line:myhotboy